中国海军第34批护航编队为印度籍油轮护航
来源:中国海军第34批护航编队为印度籍油轮护航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4:58:00


泛暴派议员杨雪盈(图源:香港“东网”)

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,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,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,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,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、市民福祉等。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

爸爸连续几天到酒店外看徐蔓宁

接下来的一个月,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,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。2月底,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,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,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,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。

按照计划,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,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,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路上也会做好防护,回去自我隔离14天。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,准备办理登机手续,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,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,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,我想:终于,我不是异类了。

病例1为中国江苏籍,在爱尔兰留学,3月24日自爱尔兰出发,经法国转机后于3月2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因有症状,入关后即被送至指定医疗机构留观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